文化韩美林:看到丑建筑我就默默掉眼泪

发布时间: 2019-08-13

  未来中国的城市会变成什么样?未来当我们说起城市时首先想到的是什么?是曾经给段子手们调侃不已的“奇葩建筑”,还是能让人感受旧日温情的传统街区?日前,一份时隔37年重启的中央城市工作会议配套文件,勾画出了“十三五”乃至未来一段时间中国城市发展的具体“路线图”,其中尤其提到拒绝“奇怪建筑”,指出如今城市建筑贪大、媚洋、求怪等乱象丛生,特色缺失,文化传承堪忧。

  针对这个问题,《解放日报》的老朋友、著名艺术家韩美林先生在第59届解放文化讲坛上有过精彩论述,他结合自己近30年创作城市雕塑的经验,指出公共空间的创造需要社会各界的参与,以及通过艺术来协调、改变环境的模式——小到画一只小猴子,大到创作一个近百米的城市雕塑,都对创作者、决策者、乃至享受者提出了审美与文化修养方面的要求。

  韩美林,著名艺术家,全国政协常委,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央视猴年春晚吉祥物“康康”的设计者、北京奥运会吉祥物“福娃”的创作者之一。

  我今天在这里想谈一谈城市和我做的雕塑之间的关系,另外再反过来谈谈雕塑和城市的关系。我们国家从前是不大重视雕塑的,改革开放以后,雕塑逐渐多起来,现在几乎每个城市都非常重视雕塑艺术。我感觉到,这个时代成就了我们的雕塑事业,这个时代让我们大量的建筑能够拔地而起。这个“起”也是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比如建造大量的建筑群,这种举动都是空前的。当然,这样一个建设节奏肯定也会带来很多问题和很多矛盾。

  这个时代错综复杂。这种情况下,贪污腐败、坑蒙拐骗、假冒伪劣,都会有,有时我们雕塑、建筑也会牵连在里面。我就碰到过。我给一个城市设计过一个雕塑。让我吃惊的是,这个雕塑落成后没多久,就倒了。你们可能不相信,这么大一个雕塑,49米高,里面都是铜的,竟然连一根钢梁都没有!焊接都是在里面点焊,它能不倒吗?另外一个原因,就是那个地方是新填出来的一个岛,地面很软,雕塑就倒掉了。

  所以我说,雕塑会涉及到文化差异、地区差异、环境和条件各个方面。雕塑不像画画,拿起笔来就能画。雕塑与公共空间的关系,不同于平面绘画所处的一个有限的室内空间,也不同于架上雕塑所处的一个有限的范围。有些人铁片子一拧,绳子一绕,就搞雕塑了,人家问他你这个雕塑是什么意思,他也讲不出来。像这样骗人的雕塑,很多地方都有。在这上面花了大量的资金,但是因为没有经验,不懂,就上当了。

  2007年4月,工人正在吊装铜雕“钱江龙”的龙头。这件“钱江龙”雕塑由韩美林设计,总高42米,之后成为杭州钱塘江边的标志性雕塑。  新华社 发

  还有一些问题是出在做决策的人身上。看我们现在的好多建筑丑得不得了,都是一些拍板的人决定的,可那些人到底学了多少艺术,在审美上到底有多高的水平,我看有的人根本就不懂艺术。他喜欢绿的就是绿的,他说红的就是红的,很多东西就是他们指定的。我设计福娃的时候就遇到过这样的问题,后来没办法了我拿着我们这五个娃给中央领导看,有位领导就说你来得正是时候,之前送来的吉祥物是拨浪鼓,那拨浪鼓可是打脸的啊,而且是一根腿。

  所以我要不顾一切地大喊,搞钢铁的领导必须得懂钢铁,搞水泥的必须懂水泥,搞建筑的你必须懂建筑,你说有的人把素描说成描素,把裸体说成“课体”,什么是美他一点都不懂,归根结底我还是要说,如果我们再不重视发展文化的话,我们非得在文化上跌个大跟斗。

  而且,建筑师里面也有假冒伪劣的。有些所谓的“十大建筑师”、“权威建筑师”,给我们修的一个艺术馆,我可以给他挑出一百个大错误。这么大一个馆,一万多平方米,没有一扇透气的窗户,夏天热得受不了,就是要跳窗户都没有地方跳。楼梯设计得一进去以后就只能下楼不能上楼,很多来参观的画家都是老先生,必须有人搀着上楼。你要乘电梯,可以,但是直接上去不行,非得Z字形地这么上。

  在5楼开会,想上个厕所还得“蹦蹦蹦”往下绕。里头就是不修厕所。逼着他们修,修了,还就修一个坑。一个坑,还是按照欧洲的标准,北欧人都是大个子,我们的很多小朋友去了,都够不到。一万多平方米的房子只有一部小电梯,还天天坏,不是夹着人的头了,就是进去磕着头了。这么小的电梯还装不了货,因为很多人都得从这个小电梯上。香港挂牌心水论坛,我说我需要空间,画画的空间,但人家就是不给你留空间。结果后来发现了,就这么个建筑还是抄的!

  如何用自己的艺术改变这个环境,或适应这个环境,或协调这个环境,这是做雕塑的艺术家们都要面对的一个难题。

  美是抽象的。你说美具体是什么?这很难讲,我就举几个例子吧。现在很多建筑特别丑大家都给它们起外号,叫什么方便面、巨无霸、大裤衩。这些建筑大部分是外国人设计的,我也不糟蹋人家,我就讲讲我老是为这样的建筑擦屁股。有个单位楼盖好了请我去看看摆什么东西好,我跟他们说对不起我看不起你们造的这个玩意儿,看到让人痛心的丑建筑,我就默默地掉眼泪,你说让我帮着设计,可是建筑都已经立在那了,都确定好了才来找我,艺术不成了附属品吗?

  2009年10月18日,由韩美林设计的谢晋导演铜像在上海青浦福寿园人文纪念公园揭幕。  新华社 发

  一个城市的外观,是城市规划部门、建设部门、园林部门共同合作的结果。但是你们看,往往最后才通知艺术家,让艺术家来设计。规划师、建筑商他们把所有因素都确定好了才来找艺术家,把艺术当什么了? 还有一个就是公众参与的缺失。现在我们搞的很多公共设施和建筑,老百姓什么都不知道,等到领导、专家都商量好了,都定好了,才告诉大伙。公共空间是属于大家的,只有把大家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才能让他们产生归属感、责任感,你建的东西才有生命力。

  本文综合韩美林在第59期解放文化讲坛《城市建筑的文化品质》中的主题演讲及韩美林在现场答记者问内容。王娜整理。

  58速运事实上,在我们来到特多之前,除了2011年国家汉办派遣来的一位汉语老师外,特多本土从小学、中学到大学都没有过哪怕是最基础的中文课程。

  十名女生围殴同学第二,不要把是否长得漂亮当作择偶的唯一标准。说白了,人家长得像央视美女李思思,也没有理由跟着你,再说你敢要吗?

  建站程序结合最新引擎算法进行开发为全球互联网用户提供服务引擎秒收更利于您的业务开展我们期待与您展开更全面的合作